1 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人无痴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2 林下漏月光,疏疏如残雪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3 石如滇茶一朵,风雨落之,半入泥土,花瓣棱棱三四层摺,人走其中如���˲���蝶入花心,无须不缀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4 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,所存者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蔬食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 ——张岱 《自为墓志铭》

5 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 ——张岱 《自为墓志铭》

6 月光倒囊入水,江涛吞吐,露气吸之,噀天为白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7 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 ——张岱 《湖心亭看雪》

8 楚生色不甚美,虽绝世佳人,无其风韵。楚楚谡谡,其孤意在眉,其深情在睫,其解意在烟视媚行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朱楚生》

9 天镜园浴凫堂,高槐深竹,樾暗千层,坐对兰荡,一泓漾之,水木明瑟,鱼鸟藻荇,类若乘空。余读书其中,扑面临头,受用一绿,幽窗开卷,字俱碧鲜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天镜园》

10 鸡鸣枕上,夜气方回,因想余生平,繁华靡丽,过眼皆空,五十年来,总成一梦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11 偶听柯亭之竹篴,留滞人间;久虚石屋之烟霞,应超尘外。譬之孤天之鹤,尚眷旧枝;想彼弥空之云,亦归
故岫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12 大梦将寤,犹事雕虫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13 月湖一泓汪洋,明瑟可爱,直抵南城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日月湖》

14 余大惊喜。移舟过金山寺,已二鼓矣。经龙王堂,入大殿,皆漆静。林下漏月光,疏疏如残雪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金山夜戏》

15 草木百余本,错杂莳之,浓淡疏密,俱有情致。春以罂粟虞美人为主,而山兰素馨决明佐之。春老,以芍药为主,而西番莲土萱紫兰山矾佐之。夏以洛阳花建兰为主,而蜀葵乌斯菊望江南茉莉杜若珍珠兰佐之。秋以菊为主,而剪秋纱秋葵僧鞋菊万寿芙蓉老少年秋海棠雁来红矮鸡冠佐之。冬以水仙为主,而长春佐之。其木本如紫白丁香绿萼玉碟蜡梅西府滇茶日丹白梨花,种之墙头屋角 ,以遮烈 日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金乳生草花》

16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淞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湖心亭看雪》

17 河房之外,家有露台,朱栏绮疏,竹帘纱幔。夏月浴罢,露台杂坐。两岸水楼中,茉莉风起动儿女香甚。女各团扇轻绔,缓鬓倾髻,软媚着人。年年端午,京城士女填溢,竞看灯船。好事者集小篷船百什艇,篷上挂羊角灯如联珠,船首尾相衔,有连至十余艇者。船如烛龙火蜃,屈曲连蜷,蟠委旋折,水火激射。舟中鏾钹星铙,宴歌弦管,腾腾如沸。士女凭栏轰笑,声光凌乱,耳目不能自主。午夜,曲倦灯残,星星自散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 忆·秦淮 河房 》

18 持向佛前,一一忏悔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19 亭前后,太仆公手植树皆合抱,清樾轻岚,滃滃翳翳,如在秋水。亭前石台,躐取亭中之景物而先得之。升高眺远,眼界光明。敬亭诸山,箕踞麓下;溪壑萦回,水出松叶之上。台下右旋,曲磴三折,老松偻背而立。顶垂一干,倒下如小幢;小枝盘郁,曲出辅之,旋盖如曲柄葆羽。癸丑以前,不垣不台,松意尤畅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筠芝亭》

20 余于左设石床竹几,纬之纱幕,以障蚊虻,绿暗侵纱,照面成碧。夏日,建兰茉莉芗泽浸人,沁入衣裾。重阳前后,移菊北窗下。菊盆五层,高下列之,颜色空明,天光晶映,如沉秋水。冬则梧叶落,腊梅开,暖日晒窗,红烛毾氍。以崑山石种水仙列阶趾。春时,四壁下皆山兰,槛前芍药半亩,多有异本。余解衣盘礡,寒暑未尝轻出,思之如在隔世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21 园外有长堤,桃柳曲桥,蟠屈湖面,桥尽抵园,园门故作低小,进门则长廊复壁,直达山麓。其绘楼幔阁秘室曲房,故故匿之,不使人见也。山之左为桃源,峭壁回湍,桃花片片流出。右孤山,种梅千树。渡涧为小兰亭,茂林修竹,曲水流觞,件件有之。竹大如椽,明静娟洁,打磨滑泽如扇骨,是则兰亭所无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范长白》

22 蜀人张岱,陶庵其号也。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,所存者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蔬食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 ——张岱 《自为墓志铭》

23 前后空地,后墙坛其趾,西瓜瓤大牡丹三株,花出墙上,岁满三百余朵。坛前西府二树,花时积三尺香雪。前四壁稍高,对面砌石台,插太湖石数峰。西溪梅骨古劲,滇茶数茎,妩媚其旁。其旁梅根种西番莲,缠绕如缨络。窗外竹棚,密宝襄盖之。阶下翠草深三尺,秋海棠疏疏杂入。前后明窗,宝襄西府,渐作绿暗。余坐卧其中,非高流佳客,不得辄入。慕倪���ǵ�����迂“清閟”,又以“云林秘阁”名之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梅花书屋》

24 是日,四方流离及徽商西贾曲中名妓,一切好事之徒,无不咸集。长塘丰草,走马放鹰;高阜平冈,斗鸡蹴踘;茂林清樾,劈阮弹筝。浪子相扑,童稚纸鸢,老僧因果,瞽者说书,立者林林,蹲者蛰蛰。日暮霞生,车马纷沓。宦门淑秀,车幕尽开,婢媵倦归,山花斜插,臻臻簇簇,夺门而入。余所见者,惟西湖春秦淮夏虎丘秋,差足比拟。然彼皆团簇一块,如画家横披;此独鱼贯雁比,舒长且三十里焉,则画家之手卷矣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 忆· 扬州清明》

25 “蹴醒骊龙,如寐斯揭;不避逆鳞,扶其鲠噎。潴蓄澄泓,煦湿濡沫。夜静水寒,颔珠如月。风雷逼之,扬鬐鼓鬣。”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龙喷池》

26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挐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 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见余,大喜曰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?”拉余同饮。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 ——张岱 《湖 心亭看雪》

27 塔上下金刚佛像千百亿金身。一金身,琉璃砖十数块凑成之,其衣摺不爽分,其面目不爽豪,其须眉不爽忽,斗筝合缝,信属鬼工。闻烧成时,具三塔相,成其一,埋其二,编号识之。今塔上损砖一块,以字号报工部,发一砖补之,如生成焉。夜必灯,岁费油若干斛,天日高齐,霏霏霭霭,摇摇曳曳,有光怪出其上,如香烟缭绕,半日方散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28 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死相公者。” ——张岱 《湖心亭看雪》

29 扚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,一如松萝。他泉瀹之,香气不出,煮禊泉,投以小罐,则香太浓郁。杂入茉莉,再三较量,用敞口瓷瓯淡放之,候其冷;以旋滚汤冲泻之,色如竹箨方解,绿粉初匀;又如山窗初曙,透纸黎光。取清妃白,倾向素瓷,真如百茎素兰同雪涛并泻也。雪芽得其色矣,未得其气,余戏呼之“兰雪”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兰雪茶》

30 立塘上,见潮头一线,从海宁而来,直奔塘上。稍近,则隐隐露白,如驱千百群小鹅,擘翼惊飞。渐近喷沫,冰花蹴起,如百万雪狮蔽江而下,怒雷鞭之,万首镞镞,无敢后先。再近,则飓风逼之,势欲拍岸而上。看者辟易,走避塘下。潮到塘,尽力一礴,水击射,溅起数丈,著面皆湿。旋卷而右,龟山一挡,轰怒非常,炮碎龙湫,半空雪舞。看之惊眩,坐半日,颜始定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白洋謿》

31 不二斋,高梧三丈,翠樾千重,墙西稍空,腊梅补之,但有绿天,暑气不到。后窗墙高于槛,方竹数竿,潇潇洒洒,郑子昭「满耳秋声」横披一幅。天光下射,望空视之,晶沁如玻璃云母,坐在恒在清凉世界。图书四壁,充栋连床,鼎彝尊罍,不移而具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32 二鼓人静,悉屏管弦,洞萧一缕,哀涩清绵,与肉相引,尚存三四,迭更为之。三鼓,月孤气肃,人皆寂阒,不杂蚊虻。一夫登场,高坐石上,不箫不拍,声出如丝,裂石穿云,串度抑扬,一字一刻。听者寻入针芥,心血为枯,不敢击节,惟有点头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虎丘中秋夜》

33 西施歌舞,对舞者五人,长袖缓带,绕身若环,曾挠摩地,扶旋猗那,弱如秋药。女官内侍,执扇葆璇盖金莲宝炬纨扇宫灯二十余人,光焰荧煌,锦绣纷叠,见者错愕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朱云崃女戏》

34 “伏以丛林表胜,惭给孤之大地布金;天瓦安禅,冀宝掌自五天飞锡。重来石塔,戒长老特为东坡;悬契松枝,万回师却逢西向。去无作相,住亦随缘。伏惟九里山之精蓝,实是一金师之初地。偶听柯亭之竹笛,留滞人间;久虚石屋之烟霞,应超尘外。譬之孤天之鹤,尚眷旧枝;想彼弥空之云,亦归故岫。况兹胜域,宜兆异人,了住山之夙因,立开堂之新范。护门容虎,洗钵归龙。茗得先春,仍是寒泉风味;香来破腊,依然茅屋梅花。半月 岩似与人 猜, 请大师试为标指;一片石正堪对语,听生公说到点头。敬藉山灵,愿同石隐。倘静念结远公之社,定不攒眉;若居心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表胜庵》

35 兖州鲁藩烟火妙天下,烟火必张灯。鲁藩之灯,灯其殿,灯其壁,灯其楹柱,灯其屏,灯其座,灯其宫扇伞盖。诸王公子宫娥僚属队舞乐工,尽收为灯中景物。及放烟火,灯中景物又收为烟火中景物。天下之看灯者,看灯灯外;看烟火者,看烟火烟火外。未有身入灯中光中影中烟中火中,闪烁变幻,不知其为王宫内之烟火,亦不知其为烟火内之王宫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36 其男女之杂,灿烂之景,不可名状,”大约露帏则千花竞笑,举袂则乱云出峡,挥扇则流星月映,闻歌则雷辊涛趋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葑门荷宕》

37 五日出金山,镇江亦出。惊湍跳沫,群龙格斗,偶堕洄涡,则蜐捷捽,蟠委出之。金山上人团簇,隔江望之,蚁附蜂屯,蠢蠢欲动。晚则万艓齐开,两岸沓沓然而沸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金山竞渡》

38 取水啜之,磷磷有圭角,异之。走看其色,如秋月霜空,噀(xùn)天为白;又如轻岚出岫,缭松迷石,淡淡欲散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禊泉》

39 欲仙去 越人王冕,当天大雪,赤脚登炉峰,四顾大呼曰“天地皆白玉合成,使人心胆澄澈,便欲仙去!”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40 南京濮仲谦,古貌古心,粥粥若无能者,然其技艺之巧,夺天工焉。其竹器,一帚一刷,竹寸耳,勾勒无数刀,价以两计。然其所以自喜者,又必用竹之盘根错节,以不事刀斧为奇,则是经其手略乱磨之,而遂得重价,真不可解也。仲谦名噪甚,得其款,物辄胜贵。三山街润泽于仲谦之手者数十人焉,而仲谦赤贫自如也。于友人座间见有佳竹佳犀,辄自为之。意偶不属,虽势劫之,利啖之,终不可得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41 岣嵝山房,逼山逼溪逼弢光路,故无径不梁,无屋不阁。门外苍松傲睨,蓊以杂木,冷绿万倾,人面俱失。石桥底磴可坐十人。寺僧刳煮引泉,桥下交交牙牙,皆为竹节。天启甲子,余键户其中者七阅月,耳饱溪声,目饱清樾。山上下多西栗边笋,甘芳无比。邻人以山房为市,蓏果羽族日致之,而独无鱼。乃潴谿为壑,系巨鱼数十头,有客至,辄取鱼给鲜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42 吾家后此亭而亭者,不及筠芝亭。后此亭而楼者阁者斋者,亦不及。总之,多一楼,亭中多一楼之碍;多一墙,亭中多一墙之碍。太仆公造此亭成,亭之外更不增设一椽一瓦,亭之内亦不设一槛一扉,此其意有在也。亭前后,太仆公手植树皆合抱,清樾轻岚,滃滃翳翳,如在秋水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43 月湖一泓汪洋,明瑟可爱,直抵南城,城下密密植桃柳。四围湖岸,亦间植名花果木以萦带之。湖中栉比者,皆士夫园亭,台榭倾圮,而松石苍老,石上凌霄藤有斗大者,率百年以上物也。四明缙绅,田宅及其子,园亭及其身,平泉木石,多暮楚朝秦。故园亭亦聊且为之,如传舍衙署焉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44 蜀人张岱,陶庵其号也。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。所存者,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疏莨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 常自评之,有七不可解。向以韦布而上拟公侯,今以世家而下同乞丐,如此则贵贱 紊矣,不可 解一 。产不及中人,而欲齐驱金谷,世颇多捷径,而独株守于陵,如此则贫富舛矣,不可解二。以书生而践戎马之场,以将军而翻 ——张岱 《自为墓志铭》

45 ‘冬者,岁之余也;夜者,日之余也;雨者,月之余也。’雪巘古梅,何逊烟堤高柳;夜月空明,何逊朝花绰约;雨色涳濛,何逊晴光滟潋。深情领略,是在解人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寻梦》

46 涵老以声伎非侍妾比,仿石季伦宋子京家法,都令见客。常靓妆走马,媻姗勃窣,穿柳过之,以为笑乐。明槛绮疏,曼讴其下,擫籥弹筝,声如莺试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包涵所》

47 北斗七星 第一天枢,第二璇,第三玑,第四权,第五玉衡,第六开阳,第七瑶光。第一至第四为魁,第五至第七为杓,合之为斗。按《道藏经》七星,一贪狼,二巨门,三禄存,四文曲,五廉贞,六武曲,七破军,堪舆家用此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48 袁石公所谓“山色如娥,花光如颊,温风如酒,波纹如绫”,已画出西湖三月。而此以香客杂来,光景又别。士女闲都,不胜其村妆野妇之乔画;芳兰芗泽,不胜其合香芫荽之薰蒸;丝竹管弦,不胜其摇鼓欱笙之聒帐;鼎彝光怪,不胜其泥人竹马之行情;宋元名画,不胜其湖景佛图之纸贵。如逃如逐,如奔如追,撩扑不开,牵挽不住。数百十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日簇拥于寺之前后左右者,凡四阅月方罢。恐大江以东,断无此二地矣。 ——张岱 《西 湖梦寻》

49 轻烟薄雾斜阳下,曾泛扁舟小筑来。”西泠桥树色,真使人可念,桥亦自有古色。近闻且改筑,当无复旧观矣。对此怅然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50 “中郎音癖,《清溪弄》三载乃成;贺令神交,《广陵散》千年不绝。器由神以合道,人易学而难精。幸生岩壑之乡,共志丝桐之雅。清泉磐石,援琴歌《水仙》之操,便足怡情;涧响松风,三者皆自然之声,正须类聚。偕我同志,爱立琴盟,约有常期,宁虚芳日。杂丝和竹,用以鼓吹清音;动操鸣弦,自令众山皆响。非关匣里,不在指头,东坡老方是解人;但识琴中,无劳弦上,元亮辈正堪佳侣。既调商角,翻信肉不如丝;谐畅风神,雅 羡心生于 手。 从容秘玩,莫令解秽于花奴;抑按盘桓,敢谓倦生于古乐。共怜同调之友声,用振丝坛之盛举。”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丝社》

51 玉液珠胶,雪腴霜腻,吹气胜兰,沁入肺腑,自是天供。或用鹤觞花露入甑蒸之,以热妙;或用豆粉搀和,漉之成腐,以冷妙;或煎酥,或作皮,或缚饼,或酒凝,或盐腌,或醋捉,无不佳妙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乳酪》

52 甲寅夏,过斑竹庵,取水啜之,磷磷有圭角,异之。走看其色,如秋月霜空,噀天为白。又如轻岚出岫,缭松迷石,淡淡欲散。余仓卒见井口有字画,用帚刷之,禊泉字出,书法大似右军,益异之。试茶,茶香发,新汲少有石腥,宿三日,气方尽。辨禊泉者无他法,取少入口,第挢舌舐齶,过颊即空,若无水可咽者,是为禊泉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3 殿前搭木架数层,上放黄蜂出窠撒花盖顶天花喷礡,四旁珍珠帘八架,架高二丈许;每一帘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一大字,每字高丈许,晶映高明,下以五色火漆塑狮象橐驼之属百余头,上骑百蛮,手中持象牙犀角珊瑚玉斗诸器,器中实千丈菊千丈梨诸火器,兽足蹑以车轮,腹内藏人,旋转其下,百蛮手中瓶花徐发,雁雁行行,且阵且走。移时,百兽口出火,尻亦出火,纵横践踏,端门内外烟焰蔽天,月不得明 ,露不得 下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4 砎园,水盘踞之,而得水之用,又安顿之若无水者。寿花堂,界以堤以小眉山。以天文台以竹径,则曲而长,则水之;内宅,隔以霞爽轩以酣漱以长廊以小曲桥以东篱,则深而邃,则水之;临池,截以鲈香亭梅花禅,则静而远,则水之;缘域,护以贞六居以无漏庵以菜园以邻居小户,则阁而安,则水之用尽,而水之意色指归乎庞公池之水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5 王司徒女乐,当日未必有此。丝竹错杂,檀板清讴,入妙腠理,唱完以曲白终之,反觉多事矣。西施歌舞,对舞者五人,长袖缓带,绕身若环,曾挠摩地,扶旋猗那,若如秋叶。女官内侍,执扇葆璇盖金莲宝炬纨扇宫灯二十余人,光焰荧煌,锦绣纷叠,见者错愕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6 阿宝妖冶如蕊女,而娇痴无赖,故作涩勒,不肯着人。如食橄榄,咽涩无味,而韵在回甘;如吃烟酒,鲠诘无奈,而软同沾醉。初如可厌,而过即思之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祁止祥癖》

57 石连底高二丈许,变幻百出,无可名状,大约如吴无奇游黄山,见一怪石辄瞋目叫曰「岂有此理!岂有此理!」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8 燕客捧出,赤比马肝,酥润如玉,背隐白丝类玛瑙,指螺细篆。面三星坟起如驽眼,著墨无声而墨沈烟起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59 朱云崃教女戏,非教戏也。未教戏,先教琴,先教琵琶,先教提琴弦子箫管鼓吹歌舞,借戏为之,其实不专为教戏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60 《皇览》曰「弟子各以四方奇木来植,故多异树不能名,一里之中未尝产棘木荆草。」紫金城外,环而墓者数千家。三千二百余年,子孙列葬不他徙,从古帝王所不能比隆也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61 主人曰“四方客来,都不及见小园雪,山石崡岈,银涛蹴起,掀翻五泄,捣碎龙湫,世上伟观,惜不令宗子见也。”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范长白》

62 而友人有夏耳金者,剪采为花,巧夺天工,罩以冰纱,有烟笼芍药之致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·世美堂灯》

63 邱琼山过一寺,见四壁俱画西厢,曰空门安得有此?僧曰老僧从此悟禅。问从何处悟?僧曰老僧悟处在“临去秋波那一转”。 ——张岱 《快园道古》

64 昔有一僧人,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。士子高谈阔论,僧畏慑,拳足而寝。僧人听其语有破绽,乃曰“请问相公,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?”士子曰“是两个人。”僧曰“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?”士子曰“自然是一个人!”僧乃笑曰“这等说起来,且待小僧伸伸脚。”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65 兰 花 蜜蜂采花,凡花则足粘而进。采兰花则背负而进,盖献其王也。进他花则赏以蜜,进稻花则致之死,蜂王之有德若此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66 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 ——张岱 《湖心亭看雪》

67 重阳 九为阳数,其日与月并应,故曰重阳。汉宫人贾佩兰九日食饵,饮菊花酒,长寿。 登高 费长房语桓景曰“九月九日,汝家有大灾,急作绛袋,盛茱萸系臂上,登高山,饮菊花酒,此祸可消。”景如其言,举家登山。至夕还,鸡犬皆暴死。长房曰“代之矣。”今人登高,本此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68 如月之初 后汉黄琬,祖父琼,为太尉,以日食状闻。太后诏问所食多少,琼对未知所况。琬年七岁,时在旁,曰“何不言日食之余,如月之初。”琼大惊,即以其言对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69 俶为人敬慎,放归后,每视事,徙坐东偏,谓左右曰“西北者,神京在焉,天威不违颜咫尺,俶敢宁居乎!”每修省入贡,焚香而后遣之。未几,以地归宋,封俶为淮海国王。其塔,元至正末毁,僧慧炬重建。明成化间又毁,正德九年僧文镛再建。嘉靖元年又毁,二十二年僧永固再建。隆庆三年大风折其顶,塔亦渐圮,万历二十二年重修。其地有寿星石屯霞石。去寺百步,有看松台,俯临巨壑,凌驾松抄,看者惊悸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 梦寻》

70 连理木 宋梁世基家,有荔枝生连理,神宗赐以诗曰“横浦江南岸,梁家闻世贤。一株连理木,五月荔枝天。”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71 石晋元年始创,毁于钱氏乾德五年。宋太平兴国元年重建,立戒坛。天禧初,改名昭庆。是岁又火。迨明洪武至成化,凡修而火者再。四年奉敕再建,廉访杨继宗监修。有湖州富民应募,挚万金来。殿宇室庐,颇极壮丽。嘉靖三十四年以倭乱,恐贼据为巢,遽火之。事平再造,遂用堪舆家说,辟除民舍,使寺门见水,以厌火灾。隆庆三年复毁。万历十七年,司礼监太监孙隆以织造助建,悬幢列鼎,绝盛一时。而两庑栉比,皆市廛精肆,奇货 可居。春 时有 香市,与南海天竺山东香客及乡村妇女儿童,往来交易,人声嘈杂,舌敝耳聋,抵夏方止。崇祯十三年又火,烟焰障天,湖水为赤。及至清初,踵事增华,戒坛整肃,较之前代,尤更庄严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72 斑竹 尧二女为舜二妃,曰湘君湘君夫人。舜崩于苍梧,二妃哭泣,以泪洒湘竹,湘竹尽斑,故又名湘妃竹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73 如冬夏之日 夏日烈,冬日温。赵盾为人,严而可畏,故比如夏日。赵衰为人,和而可爱,故比如冬日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74 余生不辰,阔别西湖二十八载,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,而梦中之西湖,未尝一日别余也。前甲午,丁酉,两至西湖,如涌金门商氏之楼外楼,祁氏之别墅及余家之寄园,一带湖庄,仅存瓦砾。则是余梦中所有者,反为西湖所无。及至断桥一望,凡昔日之弱柳夭桃,歌楼舞榭,如洪水淹没,百不存一矣。余乃急急走避,谓余为西湖而来,今所见若此,反不若保我梦中之西湖,尚得完全无恙也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75 西泠桥西泠桥一名西陵,或曰即苏小小结同心处也。及见方子公诗有云“‘数声渔笛知何处,疑在西泠第一桥。’陵作泠,苏小恐误。”余曰“管不得,只西陵便好。且白公断桥诗‘柳色青藏苏小家’,断桥去此不远,岂不可借作西泠故实耶!”昔赵王孙孟坚子固常客武林,值菖蒲节,周公谨同好事者邀子固游西湖。酒酣,子固脱帽,以酒晞发,箕踞歌《离骚》,旁若无人。薄暮入西泠桥,掠孤山,舣舟茂树间,指林麓最幽处,瞪目 叫曰“ 此真 洪谷子董北苑得意笔也。”邻舟数十,皆惊骇绝叹,以为真谪仙人。得山水之趣味者,东坡之后,复见此人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76 二桃杀三士 齐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皆勇而无礼。晏子谓景公馈之二桃,令计功而食。三子皆自杀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77 西湖香市,起于花朝,尽于端午。山东进香普陀者日至,嘉湖进香天竺者日至,至则与湖之人市焉,故曰香市。然进香之人市于三天竺,市于岳王坟,市于湖心亭,市于陆宣公祠,无不市,而独凑集于昭庆寺。昭庆寺两廊故无日不市者,三代八朝之古董,蛮夷闽貊之珍异,皆集焉。至香市,则殿中边甬道上下池左右山门内外,有屋则摊,无屋则厂,厂外又棚,棚外又摊,节节寸寸。凡胭脂簪珥牙尺剪刀,以至经典木鱼伢儿嬉具之类 ,无不集 。此 时春暖,桃柳明媚,鼓吹清和,岸无留船,寓无留容,肆无留酿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78 西溪西湖外景,因宋高宗而得名,如避世之桃源,山水风景俱佳,西湖之行,未与之谋面甚憾,与张岱之遗恨不同,今之人难隐于此,时人趋之笸若鹜也。西溪湿地西湖又一盛景也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79 智果寺智果寺,旧在孤山,钱武肃王建。宋绍兴间,造四圣观,徙于大佛寺西。先是东坡守黄州,于潜僧道潜,号参寥子,自吴来访,东坡梦与赋诗,有“寒食清明都过了,石泉槐火一时新”之句。后七年,东坡守杭,参寥卜居智果,有泉出石罅间。寒食之明日,东坡来访,参寥汲泉煮茗,适符所梦。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80 人无辟者,因其无深情也 ——张岱

81 行云 楚襄王游于高唐,梦一女曰“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上,朝为行云,暮为行雨。”彼旦视之,如其言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82 虞美人草 虞美人自刎,葬于雅州名山县,冢中出草,状如鸡冠花,叶叶相对,唱《虞美人曲》,则应板而舞,俗称虞美人草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83 疏影横斜,远映西湖清浅;暗香浮动,长陪夜月黄昏。 ——张岱 《陶庵梦忆》

84 苏小小之墓即在此,此去经年,游人如织,昔日荒凉之地,此时繁华异常,恐小小之香魂再不敢在花间出没,谁能再睹小小芳容,恐怕梦中亦难,只留美好故事代代相传! ——张岱 《西湖梦寻》

85 海棠,宋真宗时始海棠与牡丹齐名。真宗御制杂诗十题,以海棠为首。晏元献公殊始植红海棠红梅,苏东坡始名黄梅为蜡梅。 ——张岱 《夜航船》

推荐阅读:

金子般的十句话,句句闪烁美好的光芒,助你成功_经典名言

有关道德修养的名人名言警句_励志名言

傅雷的名言名句_名言警句